吳青萍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夜嘯寶劍 - 吳青萍首頁
《科技前沿》隨想錄(787)
2020-05-25
字號:

    概念、漢字與思維(一)

    概念必須清晰,這是有效思維和有效交流的基礎。問題是概念不清是如何產生的?將之僅僅或者集中歸咎于漢字(象形文字)似乎有點過。比如日本文字也是大量使用漢字,他們的科學研究卻是滿發達的。且現代漢語中間使用的許多詞匯便也都來自日本人的翻譯首創,也都是依憑原有漢字來進行表達交流的。我們還可以聯想到目前互聯網信息產生交流迅速發達的情況下,新生的詞匯便增加得很快,它們當然也是依靠原有的漢字來重新組詞表意的。如此似應可推,概念不清并非漢字(或者漢語語言)之過,而須尋找運用漢字漢語的大腦思維之弊的。

    我想中國人在思維上概念不清的邏輯性缺陷,根子不是用不用漢字造成的,而是缺乏有力貫徹使用現代性思維必須的形式邏輯等語言概念規范,固步自封于傳統落后的思維文字習慣之結果。比如形式邏輯的規范定義就是使概念清晰的基礎工作,當然也是語言思維上進行科學判斷和正確推理的基礎工作,可是,中國人從上到下,由學術界到普通文字工作者,都不會重視努力做好這個定義的基礎工作,所以中國人思維上概念不清的問題自始至終都無法解決好,思維的科學性有效性都不會有一點真正的進步。

    日本人學習中國建筑能夠創造新樣式的事例只能說明他們創造力比較我們強,也可歸結于其概念思維更具科學效率,但不能由此例得出這是日文其假名的作用,也不能得出日文假名就是現代的拼音文字吧。事實上,日文中的漢字作用未必就是可有可無的。要證明漢字無法記錄概念,應該對概念進行規范定義,且此定義應該具有事實上的廣泛演繹后被證實的周延性。如果僅憑自己一種朦朧的感覺,而缺乏嚴謹的定義、判斷和推理過程,就立論如此,未免能有什么說服力的。

    主貼“漢字無法記錄概念”的主題本身就涉嫌概念不清。概念是什么?一般教科書定義為概念是反映事物本質特點的思維形式。我認為,如此概念定義太窄,只能是“掌握了”事物準確內涵的概念。但事物的這樣的本質特點只有一種,那是一種深藏不露的所在,人們對事物的認識未必都能達到這里,大家對一事物看到的和留下的印象常常都是表面的情況,這種情況在大家頭腦中的印記就是人們對此事物的概念,如果只講抓住了事物本質特點的是概念,那么,難道沒有抓住的就沒有概念了?!這是不符合事實的。所以,康德就曾界定概念為事物(概念對象)“普遍的表象。”

    葉曉琦在一篇談概念的文章中就提到水的概念,便是眾說紛紜的情況,有“人或為魚鱉”的水概念,有“春來江水綠如藍”的水概念,有“飛流直下三千尺”的水概念等等。雖然這些大家常有的水概念都沒有把握水這個事物的什么本質特點,但它們都是關于水的概念卻很難否認(而水概念的本質屬性——水定義則應該指明其內在的分子元素結構和純凈透明等才行,可這樣的認識層次就必須依仗現代科學的知識了)。另外,上述概念定義中的屬概念也需要推敲。思維形式是什么呢?總感覺有點和思維方式近似,用在這里難免有點費解。

    我這么想,概念總是要說出來的,總是特定的詞語,一個又一個概念反映在思維上,則是一個又一個基本的單元,組織這些單元,就形成語句來判斷和推理。幾年前,我有感于此,還專門研寫了拙文《論概念》,我對概念的定義是這樣下的:概念是用一定詞語表征特定事物的思維單元。上述分析說明了什么,我想,至少說明概念是一個廣泛存在于人們思維過程的基礎性元素。所以應該可下斷言,概念是每個正常人都有的,不管你是誰,用什么語言文字,只要思維,就少不了有概念、出概念、記概念。怎么能說“漢字無法記錄概念”呢?

    對一事物的概念不等于該事物的定義。反過來即是說,對一事物的定義并不完全等于該事物的概念(定義并非所有人對此事物的概念所在,而是定義者所界定的概念范疇所在)。對一事物的概念應該不僅是人類普遍性的存在,可能凡是有大腦會思考的動物們也都存在。現在電視節目經常播放的動物世界里不難看到,比如一只小鳥站在湖邊若有所思的看著小朋友用面包屑喂魚。然后,小鳥飛來銜著面包屑放到別處湖邊水里引來魚兒,最后便抓住了魚兒。這里,小鳥大腦中便至少存在面包屑、魚兒等概念。此例似乎很能證明概念在動物界普遍存在的情況。

    由此再看“漢字無法記錄概念”的立論越加覺得錯誤。我們這里所說的文字道理用了許許多多概念,也都是在漢字基礎上實現的,既然漢字無法記錄概念,我們還如何討論問題呢。當然,得出漢字能夠記錄概念,或者一切文字都能記錄概念的結論,并不意味著一切文字記錄概念或者思維的功能都是一樣的,更不能得出一切觀念文化都沒有上下優劣(清華大學秦暉就有《文化無高下,制度有優劣》的高論)。我們的漢字,準確講,我們中國人的觀念文化確實存在諸多落后性劣根性是必須重視改進的。

    以前讀過資料,印象是講到漢語常用字只有幾千個,而英語卻有幾萬個,特別是其拼音文字的新詞創新能力更遠非象形文字漢語可比的。由此表面上似可推出“一切文字記錄概念或者思維的功能”并非一樣,即簡化為“文字的功能不一樣”。但回過頭再考,即使英語詞匯再新再多,如果將其努力引入(翻譯)于漢字(甚至還可以用音譯漢字),那不就讓原有的漢字功能增強提高了嗎。這樣講也能揭示漢英詞語創新和量多的差距說到底并非漢字,而是運用漢字思維或“文化”問題。

    我認為,文化的“高下”問題,就是先進落后的問題。秦暉那篇文章網上應該搜得到,你有興趣可看看。文化問題應該堅持從整體去分析觀察才能看得透徹。如何才是整體分析觀察?或者說,如何又不是整體的分析觀察。這里用(文化的)概念和定義來講就比較合適(具有洞察力)。用文化的概念(各人不同)便涉嫌局部性,用文化的定義(本質屬性揭示)則近于整體性。講文化的概念,便容易各持所見,還容易說著說著便發生了偷換概念的毛病。用文化的定義,則有嚴格嚴謹的思考范疇,就有助于把問題真正弄清楚。

    在上述分析的基礎上,再來講“觀念文化”。本人2011年曾有拙文《文化改革的本質分析》,里面既規范定義了文化(的概念),又以分類的方法將文化分為精神文化與物質文化。再將精神文化分為思想觀念文化,語(言)音(樂)行(為)舞(蹈)文化、制度管理文化、科學技術文化、生產經濟文化和生活習俗文化六個部分。思想觀念文化是價值觀世界觀人生觀準則和思維方式方法等決定人們為什么思考、思考什么、如何思考的精神文化,它是整個精神文化體系的靈魂,處于決定位置。秦暉文章之誤就因不能清楚認識文化的這種內在結構(所以也根本拿不出規范的文化定義!),而錯誤地以為過去中國的落后僅僅在于“制度”不行,得出“文化無高下,制度有優劣”的結論,他文章中講的“無高下”的文化,又似乎僅僅言及生活習俗文化之一角,這是怎樣的邏輯呢?

    其實,根據上述,制度管理文化雖然重要,但它首先還是被觀念文化所決定的,有什么樣思想的人才能制定什么樣的制度,有怎樣的人才會將一定的制度執行得怎樣。制度文化對觀念文化的“反作用”當然也是“特別強”的,一定的制度總會培養一定(思想)的人(存在決定意識)。特別由于中國傳統觀念文化的“官本位”性質,肇成了人們崇官向官怕官的民族習性,因此制度管理文化的這種育人作用(規律)尤其厲害。但回過頭來如何根據國情特點(觀念文化是根本決定的方面)思考創建出既適宜又先進的制度呢?無疑還得靠建設者改革者領導者們相關思維理性的強化呀。這一切還是在證明觀念文化及思維理性的基本決定地位。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筆名:夜嘯,男 岳陽市委史志辦 中國未來研究會研究員 一直喜愛學習思考論寫,曾發表論文70余篇,全國性征文競賽獲獎17篇 出版《中國理性改革思考系列)專著6本,近300萬字 研究特點是盡量從本質、整體和系統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類的生存發展問題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291422.buzz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新浪体育欧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