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景安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重塑文化 - 徐景安首頁
必須扼制美國可能凍結中國資產的行動
2020-04-30
字號:

    一

    2020年4月21日美國密蘇里州總檢察長向聯邦法院提起民事訴訟,稱“中國疫情使該州蒙受巨大經濟損失”,要求“現金賠償”。這是繼美國佛羅里達州的“伯曼律師團隊”向當地法院提出針對中國政府的集體訴訟之后,由州政府出面的訴訟。對此,中國從事國際法、美國政治等領域研究的多位學者表示此舉得逞的可能性為零,理由是一項名為主權豁免的法律條款為外國政府提供了廣泛的保護,使其免受美國法院的起訴。

    這是書生之見。美國是個不受法律、協定約束的國家。什么主權豁免,它遵守了嗎?自美國與伊朗交惡以來多次發生凍結伊朗政府在美國的資產。甚至不經任何法律程序,美國總統奧巴馬就簽署一項制裁伊朗的行政命令,凍結伊朗政府所有在美資產。特朗普上臺以來,美國先后退出《巴黎協定》、《中導條約》、《伊核協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國際刑事法院規約》、《全球移民協議》等11個協定。美國通過國內法,可以任意制裁任何一個國家、企業和個人。美國以 “隱藏大規模殺傷武器”為由打伊拉克,后來沒有發現,也沒有任何人追究。總之,美國憑借它的軍事、經濟、科技實力成為世界霸主,橫行天下。

    自新冠疫情暴發以來,特朗普政府從“甩鍋中國”到“起訴中國”是內政的需要。一是美國的聯邦政府債務已突破了23萬億美元,年利息就需要7000億美元。美國國債其信用建立在利息按期償還的基礎上,否則其信用就會隨之崩塌。今明兩年,是美國國債利息額度超越政府支出能力的關鍵年。二是截至北京時間4月27日9時,美國新冠病毒肺炎累計確診985060例,累計死亡55357例,這兩個數據為世界之最。對于世界經濟、科研、醫療最發達的美國,疫情防治如此之差,美國政府難逃其咎。三是疫情造成經濟衰退,財政收入下降,公共衛生的支出增加,使原本困難的聯邦財政陷入更進一步的困境。美國失業人口高達3300萬,加上疫情帶來的病患與死亡,民怨沸騰。四是今年又是美國大選之年,特朗普連任必須得到民意的支持。在這種情況下,起訴中國,提出索賠,凍結資產,成為特朗普政府必然的選擇。這樣,不僅擺脫經濟困境,又能推卸責住,為民意找到宣泄口。

    所以,中國執政當局一定要明白,面對這種狀況,不是向美國示好就能解決的。

    聯邦法院一旦刲決中國政府敗訴,向中國索賠,然后凍結中國在美資產。美國其他50個州,以及企業、團體、個人都可效仿。其他世界各國群起響應。中國在全世界的國有資產,包括飛機、輪船都可被扣壓。現在各國提出的賠償金額之巨大,相當于中國10年的國民收入。中華民族將淪為世界之奴。

    不是說低線思維嗎?我們必須拋棄盲目樂觀的心態,從最壞處準備。這是中國百年未遇的危機,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中國無可選擇的唯一對策,就是制止美國凍結中國資產行動的發生。否則就會發生多米諾骨牌現象,局面將無法收拾。

    二

    美國起訴中國的最重要的理由就是中國政府隱瞞疫情真相欺騙了美國,欺騙了世界,導致疫情泛濫,無法控制,造成生命和財產的損失。

    首先從法理上講,一國向他國追責索賠,是基于他國采取發動戰爭、恐怖襲擊或制造和擴散生化武器等主觀故意行為,造成生命財產損失,如德國、日本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及有證據證明一國組織、發起恐怖襲擊,或故意制造和擴散病毒。

    美國毫無法理根據,新冠病毒是中國制造而又故意傳播美國的嗎?有流言稱武漢病毒研究所人工合成了新冠病毒,也有懷疑新冠病毒是美國最大的生化武器基地德特里克堡制造的。這些都構不成索賠的證據。

    中國政府有關部門和機構對新冠病毒人傳人的事實認定滯后,于2020年2月20日才向國內民眾公布,這是有過錯的,需要追責。但是早在1月3日中國政府向世衛組織報告了疫情,1月4日向美國及各國通報了疫情。通報的具體內容,目前沒有公布。推測應該是有限人傳人。如果不是人傳人就不用報告了。在當時情況下,中國政府做出這個判斷是可以理解的,對新冠病毒還缺乏認識。也是符合實際情況的,當時處于傳播的初期。怎么可能要求中國政府做出大規模傳播的預判呢?美國政府據此追責中國政府誤導了美國、誤導了世界,毫無道理。

    退一萬步講,中國政府報告了疫情,但對其嚴重性估計不足。美國完全可以從傳播的實際情況出發,進行調整,采取措施。中國是二月向民眾公布的,采取防控措施,至四月就控制了疫情。而美國從一月獲得信息,直到三月不采取措施,整整延誤了二個月,至使疫情迅速擴散,造成今天嚴重的局面。全部責任是特朗普的狂妄、無知、不作為。

    請看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指責特朗普抗疫不力的七宗罪:

    第一,特朗普拆解了交給他的基礎設施,這些基礎設施,原本是為了為應對和克服大流行病的,結果,導致了不必要的死亡和經濟災難。

    第二,今年1月,特朗普就接到有關疫情的警告,他無視這些警告,沒有采取有效行動。

    第三,特朗普告訴他最忠實的追隨者,大流行是個騙局,它會神奇地消失,但結果疫情危及生命,為經濟災難鋪平道路。

    第四,我們在3月份沒有適當的檢測,盡管特朗普反復聲稱有;甚至現在,我們也沒有足夠的測試、口罩、個人防護用品和必要的設備。

    第五,由于對這場健康危機反應無能,交給特朗普的強勁經濟,現在成了一場災難,給無數美國人帶來痛苦,并危及美國人的生命。

    第六,一個軟弱的人,一個可憐的領導,不承擔任何責任。只有弱者總是責怪別人。

    第七,從現在開始,美國人必須無視謊言,傾聽科學家和其他受人尊敬的專業人士的意見,以保護我們自己和我們所愛的人。

    她最后說:如果我們不實事求是地工作,就會失去更多的生命,經濟困難和痛苦將不必要地延長,我們的孩子也沒法安全、快樂和學習。只有我們對謊言和欺騙說不,我們的未來才會健康和繁榮。我們必須承認真相,我們必須說出真相,我們必須堅持真相,我們必須采取行動!

    武漢疫情是新冠病毒傳播源之一,但并不排除有新冠病毒其他的傳播源。新冠病毒按基因族譜測序,58類單倍體可以分為以H13為核心的A家族,H3核心的B家族,H1為核心的C家族,H1下的H56形成了D家族,H1之下的MV2形成了E家族。目前我國7萬感染病例大部分為C家族型病毒,而美國現有新冠病毒樣本則涵蓋了新冠病毒基因序列ABCDE五大家族變種。

    美國起訴中國,要求索賠,請拿出證據,美國所有受害者的病毒來源都是武漢或中國其他地區?

    三

    如果以病毒和傳染病傳播,造成他國生命財產損失而索賠,勢必天下大亂。

    危害全人類艾滋病,就是起源于美國。1981年艾滋病在美國首次發現。 1981年6月,美國疾控與預防中心就在《發病率與死亡率周刊》上介紹了5例艾滋病病人的病史。然而,官方唯恐造成社會恐慌,并沒有像大眾透露太多該方面信息。據統計,現在全球3870萬人感染艾滋病。美國是不是應該承擔賠償責任?

    此后,曾暴發口蹄疫、禽流感、豬流感、埃博拉病毒、依波拉病毒,都是由一國傳播他國,導致患病與死亡,是否都要追責和索賠?

    除了病毒以外,1986年4月26日發生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爆炸事件,造成輻射物質大面積

    擴散。

    2011年3月12日,受地震、海嘯影響,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發生放射性物質泄漏。這不僅帶來有害物質的擴散,而且日本擅自向海洋排放核廢液。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等國際條約,日本有義務保護和保全海洋環境,采取一切必要措施,防止、減少和控制海洋環境污染。對于可能對海洋環境造成重大影響的活動,應事先評價其可能影響,在獲知海洋環境有受到污染損害的迫切危險或已經受到污染損害時,應立即通知可能受影響的其他國家及各主管國際組織。日本設有履行上述義務,主動排放核污水。是否應啟動向日本索賠?

    四

    自中美建交以后,中方一直對美方采取友好合作態度。但美國一方面承諾一中一臺原則,開展中美經貿合作,另一方面又不斷向中國挑釁。1999年5月8日,中國駐前南斯拉夫問題上保持了十分克制的態度,放回受損的美機降落在海南陵水軍用機場的24名美方人員以及運回飛機。

    中國始終認為,保持中美友好合作關系,對雙方有利,一直采取克制忍讓的態度,化解美方制造的矛盾和沖突。但是美國敵視我國的態度一直沒變,尤其特朗普上臺以后,采取了一系列惡化中美關系的措施。繼打貿易戰以來,出爾反爾,變本加厲,于2020年3月27日正式簽署了所謂“臺北法案”, 聲稱若傷害臺灣安全和繁榮,美國將采取經濟、安全、外交等措施,公然違反一中一臺原則,干涉中國內政!

    美國政府以病毒為由起訴中國,提出索賠,那是把中國逼到死角絕路。中國已退無可退。毛澤東的名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現在,美國政府已訴諸行動,以外交部發言人名義回應,“打嘴仗”已起不了作用。建議以中國外交部名義發表嚴正聲明:任何國家借新冠病毒,向中國索賠,而單方面扣壓中國資產,都視為向中國宣戰,中國保留一切手段,保護中國資產,捍衛中國主權,維護民族尊嚴。

    只有扼制美國不訴諸行動,中國才有生存的可能,發展的希望!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1941年生于上海。1964年畢業于復旦大學新聞系,先后在中央馬列主義研究院、中央政策研究室、國家計委、國家體改委工作。1985年任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所副所長,1987年調深圳任體改委主任。深圳證券交易所第一任副理事長。為中國人民大學、深圳大學兼職教授。著有《經濟發展與體制改革對策研究論集》、《深圳特區的崛起與中現代化》、《你的選擇與中國的未來》三本書。現為深圳徐景安投資顧問公司董事長,深圳市新世紀文明研究會會長。

郵箱:[email protected]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291422.buzz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新浪体育欧冠 加拿大快乐8 免费炒股软件下载 龙岩股票配资软件 河南快三走势图电脑版 赌场游戏种类 中彩网是正规网站吗 东莞福利彩票快乐十分转让 北京11选5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美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辽宁省十一选五开奖 河南481组选中奖规则 71幸运28预测软件 极速时时彩开奖到几点 2019十大股票推荐 天津市体彩十一选五 广东快乐10分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