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青萍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夜嘯寶劍 - 吳青萍首頁
《科技前沿》隨想錄(759)
2020-04-27
字號:
    中國大師何來、何在、何出?

    大師的標準是什么?如以能夠在古今中外的思想上有所進步來算大師也屬一論。但細忖劉夢溪《三字經養不出大師的功底》中舉例講到的錢鍾書,王國維,陳寅恪,以及馬一浮等位究竟統創出了什么思想成果,并且在前人基礎上進步的又是一些什么思想呢?這個結論可能并不容易得出。我便考慮,能不能圍繞人類或者族群的現代化福祉來看,提出并且實施實現了促進這個事業新思想者才是靠攏了大師行列。由此而論上述四者可以逐個評價。像王國維未必能算。他是國學大師不假,但算不算能為中華民族增加現代化福祉提出新思想的人呢?他于上世紀初,驚嘆列強的入侵,西方現代文化帶來的三千年之未有的大變,無法適應,只得沉湖自盡。這樣的話還如何談得上為我族增加現代化福祉喲。

    “近代中國在社會領域的進步主要與馬克思恩格斯思想有關,有對馬恩思想以及其來源方面有所發明的人可以稱為大師。”所見略同。馬克思主義來源于西方文化。顧準說共產主義理想來源于基督教信仰。有資料說,這個信仰的前身來源于古希臘文明。古希臘文明則是人類科學理論的發祥地。我們中國的觀念文化文明與這些主義、信仰、文明事實上可能是兩股道是跑的車,走的不是一條路。所以,如果說在現代化進程中,為了文明的不斷層以及社會的穩定,中華文化,特別是其觀念文化,尚有繼承、延續、依托、改造、轉型等作用(及過程),還有一定道理的話,但不能超過此層意思夸大地說,中國的現代化發展,還能以傳統的觀念文化為主流主體主干的作用的。既然如此,就談不上中國國學者的大師地位了(由此去看,錢鍾書,王國維,陳寅恪,馬一浮等位所作更與學問家相近,則均難予思想家桂冠)。

    在哲學社會科學領域,如果要講大師的話,確實其思想走向應與西方觀念文化的走向相一致才可能靠譜。馬恩或者其它西方思想的介紹,特別是使其中國化和取得成功的實踐化應是主要判別標準。其出類拔萃者還是非毛澤東莫屬也。特別其一手創建并推廣開去的崇高精神信仰,以及實事求是具體情況具體分析的思維方式都是極具現代價值的偉大原創性思想,都非常值得我們后人畢世躬行的。可惜另一方面,他同時又醉心于一些錯誤愚昧的思想,并且與中國落后的思想相結合,給中國造成了很大災禍。這些恰好是我們思考者辨別清晰的難點所在。

    有兩個觀點需要進一步思考。一是文章中講到的要靠社會法制來抵制諸如文革這樣的孽難。事實上,與此觀點相近者還有依靠民主政治來治理奏效的思路。由此而推,所以建立中國的法制和民主自然成了許多人最認可的路徑。復雜的問題在于,民主法治思路的提出如果以五四運動為開端來算,距今已近百年,可為什么遲遲實現不了呢?一般的人們都會以為這是那些已經掌權的既得利益者的阻攔所致。其實未必喲。當然,可能在掌權者中間確實也存在反對民主政治的人。但他們未必自始至終都是主流吧。我看,最靠譜最根本的阻力還是思想思考沒到家(不知道到底怎么搞才好)。

    比如毛澤東當時還是想搞民主的。他回答黃炎培中國如何走出歷史循環停滯的周期律時,就明白說到了民主的道路。54年建國不久,就頒布了憲法,試行了全國普選。即使后來搞得民怨沸騰的文革,也在很大程度上還是毛澤東所理解的一種人民民主的體現的。究何至此?這里的根本錯謬應該還是毛澤東思考民主問題的非科學哲學屬性吧。現在為什么民主依然停滯不前,我們也可嘗試從思想困境上找原因。是不是絕大多數人依然對民主沒有深刻洞察的哲學思索,大都是搬來主義只瞄著人家發達民主的外表樣式來套中國,而這樣的路徑無法保證不會造成亂局損害,所以干脆暫時不搞還好些了。

    第二個思考點與上面的問題是有聯系的。是不是現在的情況不需要(不必要出)大師了?似乎西方文化的大師已經窮盡完成了人類文明需要解決的基本性大問題,我們后來者再無所作為了?肯定不是這樣的。比如上述中國如何創新民主法治的問題,我看其對人類福祉的貢獻潛力是十萬分巨大的。誰能解決好這個難題未必不會稱其為大師呀。請看這些年美國盡力向中東西亞等地推行其(標準!)模式的民主政治,攪得當地一片混亂……如此局面難道不是西方民主思維不足造成的嗎。早在20多年前,美國政治學會主席亨廷頓就看到了文明的沖突,提出了后發展國家變革中秩序優于自由的觀點,但究竟此說有多深多系統,為什么不能被掌權者采用呢,如果我們花力氣追究其根子的問題,最后仍然會上溯到思想性去的。

    中國傳統的觀念文化和一般化的家學族訓大都定格于世俗性或學問性(非思想性,甚至反對思想性!)的層面,不足以成熟為培養思想精神大師的溫床沃土。中國急需思想大師。中國思想大師的誕生要靠實實在在的理性改革來培育。無窮無盡國家民族文明演進的基本事實都會證明,流傳久遠的傳統觀念文化才是決定各自演進路徑的根本。不嘗試認清這個根本、改進這個根本、掌握運用好相關的規律,民族必然一直陷落在各自的歷史圈子里難以自拔,最后必然會損害了各自的現代化福祉。如果不從這些基本的事實出發來思考研究問題,只是大咧咧地站在所謂的說明全球化市場化趨勢上,等靠著外部的人家拉著自己轉變前行,倒真是一種空頭的理論,騖遠的企求,思想的懶漢罷。在這里,內因是依據,外因只是條件的道理應該是起作用的。而要練好內功,沒有自己的大師怎么行。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筆名:夜嘯,男 岳陽市委史志辦 中國未來研究會研究員 一直喜愛學習思考論寫,曾發表論文70余篇,全國性征文競賽獲獎17篇 出版《中國理性改革思考系列)專著6本,近300萬字 研究特點是盡量從本質、整體和系統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類的生存發展問題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291422.buzz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新浪体育欧冠 江西十一选五预测推荐号码 北京快乐8中奖规则 海南飞鱼彩票走势图 急速赛车10游戏下栽 河南11选五购买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一定牛 河北十一选五在哪个官网买 买山东群英会赔了21万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 安徽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黑龙江十一选五任选三遗漏 河南快3综合走势走势图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南海彩票网七星彩论坛 够力七星彩解梦 北京11选五开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