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樹松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齊魯怪杰 - 朱樹松首頁
我在“知青時代”的獸醫生涯·兼學別樣
2020-04-24
字號:
    公社獸醫站算上筆者一共四個人,站領導是外地調來的,還有兩個當地的民間獸醫,為人很樸實。別看是“民間”,醫道卻不淺,無論牲畜家禽不管哪個病,絕對都能拾掇了,而且巧得很,凈是些實惠簡單的“秘方”,兩位民間獸醫的名聲十里八鄉叫的狠響。他倆和筆者關系處得很融洽,對筆者像對待小兄弟一樣,經常請筆者到家中小坐,逢年過節還請筆者在家中一起樂樂,筆者感到很溫暖,從心里感激他們。所以,筆者也經常用自己的技長回報那兩位民間獸醫。逢年過節筆者會給他們的族親好友等寫門對子,一寫一個通宵也是有過的事。筆者還經常替兩位民間獸醫看“宅子”,修屋壘墻,出欄買豬,紅白喜事等等什么的筆者都會主動地給他們“參謀參謀”。別看兩位民間獸醫是聞名鄉里的紅人,筆者還有一個“本事”他們是萬萬比不上的,那也是筆者能在當時“名震一方”的“天分”,那就是給牲畜“看相”。

    筆者相牛、相豬,尤其是相牛,真是話無虛言。一次,兩位民間獸醫和筆者一塊兒出發到村里搞防疫,在一個生產隊的牛棚里看到老牛倌正在給四頭牛添料,筆者指著一頭毛色清亮的牛問老牛倌這頭牛是什么時候進欄的,“才進來兩個來月”,老牛倌一邊添料一邊回答。筆者笑著說道:“隊里分了幾次牛肉了?”老牛倌一怔,隨即停下手中的活轉過身來,直愣愣的瞪著筆者,兩位民間獸醫也愣了。老牛倌說:“原來五頭牛,這頭進欄后一共六頭了,都喂得膘肥體壯的,可這段時間前后就死了兩頭。頭天晚上還好好的,什么癥候也沒有,第二天一早誰知就倒在欄里了,都來不及到獸醫站。”“這頭剛進欄的是頭‘掃欄’,把它分出來單獨飼養就好了。”筆者胸有成竹的繼續說:“這頭牛還有個‘搭背’,干活不惜力氣,很出活,地道。就是還有個壞毛病,好咬人,你看它那“包唇”,平常得注意著點兒。”一下子,便把老牛倌的話匣子打開了,老牛倌擼起袖子,指著自己的右胳膊說:“著實對啊,看這牙印,就是這家伙啃得,為這個我還狠狠的給了它一頓鞭子。這家伙干活是沒得說了,那幾個家伙合起來也趕不上它,要不是能干,光憑它咬我也把它拉到集上去了……”。 兩位民間獸醫看著老牛倌胳膊上青紫色的牙印,驚奇地不知說什么好。此后,筆者的名聲真就像風一樣刮到了能刮到的各個角落……就連過年在牲口欄門上貼的對子也得讓筆者來寫,有的不惜跑幾十里地,也要求個順當。

    民間自古出高人,“青萍之末”未必不“圣”,諸葛亮、東方朔、李時珍、華佗、孫思邈、袁天罡、李淳風……有哪一位是衙門里培養出來的,他們都在中國、乃至世界的歷史上占據了一席之地。筆者借獸醫工作出診之便,走山串村,仔細尋訪,有一位不起眼的老人進入了筆者的耳郭。多方一打聽,真巧,還是兩位民間獸醫其中一位的族親。于是,筆者便約著兩位民間獸醫一同去拜訪老人。

    那是麥收后的一天午后,五黃六月的山區熱的像在電烤箱里,獸醫站的工作正在“歇晌”,筆者和兩位民間獸醫戴上“蓆莢子”,騎上“大金鹿”,在山溝的羊腸道上賽起車技來。不多時,汗流浹背的三位便來到老人家。老人在院子一棵很大的柿子樹下的蔭涼里,擺上小木桌,放上兀扎子,沖上老干烘熱情的接待了筆者和兩位民間獸醫。正敘談間,又來了一位慕名向老人求幫的人。那人有三十五六歲的年紀,拿著一包四四方方透著油漬的紅紙包,可能是點心吧。那人進院后看到已有客人,就獨自蹲在柿子樹蔭涼的一個小土堆上抽起旱煙來。老人隨看著那人隨和筆者三位聊著。突然,老人示意筆者三人先自己喝著茶,就轉過頭去直截了當的對那人說:“你是為著你家里的那個沒有頭發的事來的吧?!”話音未落,只見那人撲通跪倒在地,連說:神仙!神仙!那人這一跪倒把筆者三位給嚇了一跳,就像喊著號子一樣的齊刷刷站了起來,愣在那里不動了。老人接著說:“你家里的明年春上就能長出頭發來,到時候別忘了來報個信。”那人放下點心又磕了一個頭,說了聲:那準兒,就走了。老人又回過身來,讓筆者三位坐下繼續喝茶聊天。并把剛才精確論斷的道理半古半今的很簡單的說給筆者--那人進院,就蹲在蔭涼東北方的土堆上,土堆不毛,方位在艮,今日盤落陰位,故斷其家里的落發。眼前節氣快要立秋了,是萬物收割閉藏的時節,故斷其明年春上才能長頭發。筆者親眼所見,又聞其理,心服口服,只是明春還有半年多的時間有待驗證。

    光陰如梭,轉眼已是春暖花開,也到了麥子拔節的時候,筆者沒有忘記驗證那“春上長發”的事。又約了兩位民間獸醫一同來到老人家。一進門二話沒說,老人似乎知道筆者一行的目的,就請筆者三人去里間墻上看那寫著“神機妙算,一頭黑發”的新錦旗。雖然錦旗的主題語句有待“商榷”,不合文法,有些可笑。但是,還有什么值得疑問的嗎?一切不用說了。民間有云:看了大六壬,來人不用問。老人出神入化的運算玄機,在那一時段的交往中,給了筆者極大的啟發與幫助。

    (內容選自:朱樹松·《風雨十年知青路》;朱樹松·2020年4月20日重新整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1951年生,山東省文聯退休干部;著名詩詞家、書法家、易學家。出版詩、書、文、易集《鶴軒詩草》《閑言碎語》《風雨十年知青路》《朱樹松預言精選》《選樓居家28法》《秘訣集注》《朱樹松詩書鑒賞》《即將醒睡的雄獅》《生日乾坤》《剃頭與地球》等著作21部。如有轉載,敬請注明作者姓名及文章出處,并告知作者。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291422.buzz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新浪体育欧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