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首頁
開征房地產稅對誰最有利,對誰最無利?
2016-07-26
字號:
    開征房地產對誰最有利?對誰最無利?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也是最基本的常識。當然是對絕大多數中低收入民眾有利,對住房少的人有利;而對住房多的人無利,對絕大多數政府官員無利,對炒作住房者無利,對房地產開發商無利等。這就是房地產稅為何遲遲無法推出的關鍵?

    最近,財政部部長樓繼偉在G20稅收高級別研討會上表示,應該積極推動房地產稅制改革,解決收入分配問題,這是一個難題,但也義無反顧地要做。也就是說,政府已經下決定要開征房地產稅,也知道中國的房地產稅之所以從2003年提出,已經歷經13年之久尚未正式出臺,其根本的原因就是來自既得利益的嚴重阻撓。

    其實,任何一種重大的稅收政策出臺都是一次重大的利益關系調整。如果這種稅收制度不能夠以公共決策方式獲得,這些政策不僅會來自既得利益集團的阻撓,也會讓一些沒有良知的學者混淆是非讓中低收入民眾也加入起哄。因為中國一些沒有良知的學者,他們往往會打著學術的名義讓制度的設計僅是為少數人謀利,在這種情況下,要推出一項有利絕大多數人的利益的稅收政策更是難上之難,因為絕大多數人無法參與這些稅制制定的討論,他們沒有法語權,因此他們的利益最容易受到傷害。當前中國的房地產稅收政策為何只是為少數人的利益服務而不調整?為何一項有利于絕大多數人利益的房地產稅就是無法推出?這方面的問題不得不關注。這也是中國房地產市場問題如此嚴重的關鍵所在。

    所以說,開征房地產稅作為一項重大的利益關系調整,最為重要的就是要明確對誰最有利,對誰受到損害最大?而厘這個問題還得把以下的幾個問題討論清楚。

    首先,就是要把房地產稅與土地出讓金兩個完全不是的概念討論清楚。目前國內無論是那些無良的學者還是持有較多的住房者,以及房地產開發商,都在強調,所購買的住房只有70年使用權,土地出讓金已經交了,如果征收房地產稅就是重復征稅。所以,政府就不應該征收房地產稅。甚至于,有所謂的北京名牌大學的學者說,“在國家擁有土地的情況下,為何要再向個人征收房地產稅,這種模式在國際上很罕見。”

    我不知道這些人是真的不懂,還是刻意來混淆是非。因為,房地產稅與土地出讓金根本上就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但他們就是刻意要把兩個東西混淆在一起。房地產稅是作為現代財產稅最主體部分,它征稅的目的就是如何通過這種稅收制度來要調節居民收入分配關系,來對部分居民及企業在流通稅及所得稅漏洞進入修補,再就是以此來保證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來源。而土地出讓金在土地是國有的情況下,土地使用權的交易價格,兩者是完全不相同的事情。可是一些無良的學者就是要把這兩件事情扯在一起的。

    就如上面有人所說的,“我國準備征收的房地產稅,是土地國有制下對私人住宅征收的財產稅。換言之,在國家擁有土地的情況下,為何要再向個人征收房地產稅,這種模式在國際上很罕見。”如果按照這種邏輯,既然國家擁有土地的情況下不可向個人征收房地產稅,那么國家擁有土地情況下的住房為何可成為少數人賺錢工具?這些人為何不把持有住房所賺的錢交給國家呢?既然土地是國家的,那么土地及住房的使用權、轉讓權、剩余索取權等都得歸國家所有,國家所有的概念是什么,就是全民所有,那么個人也就無權對所持有的住房進行轉讓、交易,更沒有權利獲得與住房相關的收益。這樣簡單的常識為何這些學者就不說了?

    其實,當前個人所持有的住房除了名義上為國家所有并為70年使用權之外,其他全部的實質性的權能早就通過土地的交易基本上轉移到個人的手上。個人不僅擁有住房所有權、轉讓權,而且擁有住房收益獲取權。個人及企業各種所得都得交稅,為何住房持有所稅就不要交稅呢?個人住房持有在獲得收益為私人財產,但是要交房地產稅就來說什么國家所有土地不應該交稅,這是什么強盜邏輯?

    實際上,在一個成熟的市場體系下,房地產稅又稱不動產稅,它是一種選擇性的財產稅(即是財產稅中的一種)。它同其他財產稅一樣,是一個國家賦稅結構中的三大支柱(還有消費稅、所得稅)之一。因此,房地產稅的征收既不是要不要征收的問題,也不是征收后能夠起到什么作用的問題。它是現代稅收制度不可或缺的部分。既然個人持有住房獲得了收益就得征稅。因此,當前國內對房地產稅要不要征收的討論是多余的,它是現代國家的基本稅收制度。

    從現代稅收制度來看,開征房地產稅,它能夠起到以下幾個方面的作用:

    一是可以矯正現行所得稅的某些缺陷,堵塞逃稅的漏洞。比如目前采取個人所得稅的國家,由于未實現的資本收益在計算上有實際困難,通行會把它不列為征稅的范圍。如果不輔以財產稅的征收,這些未實現資本收益將成為逃稅的漏洞,使得政府一部分稅收流失而無從補救。中國的逃稅漏稅嚴重就與沒有財產稅的征收制度特別是房地產稅不征收有關。

    二是發揮量能課稅的原則,促進社會所得的公平分配。根據現有各種統計資料,世界上每一個國家的財富分配,都要遠較它們的所得分配更為集中,財富分配的集中被認為是造成收入分配與財富不均的一個主要原因。財產是一個人經濟能力表現,征收財產稅既表明了一個人的付稅能力,也可減少財富集中,從而促進收入分配的公平。當前國內存在嚴重的收入分配不公,存在嚴重的財富分配不公,這些都是與財產稅沒有征收有很大關系。因此,如何來調整個人收入分配關系、如何來關注整個社會的財富分配公平,征收房地產稅是一種重要手段。

    三是征收財產稅也是與誰收益誰付費的課稅原則相一致的。因為每一個國家的政府支出中,國防與治安支出是最為重要一塊,而這些支出的目的就是為了保衛國人的生命財產安全的。如果個人財產沒有政府提供的產權保護,也就不成為個人財產,個人也無法自由的交易。所以,當前國內流行著已經交了土地出讓金就不用征收房地產的觀點,是與現代稅收的課稅原則相悖的。還有,政府進行的公共基礎設施的建設不僅能夠繁榮經濟也是個人財產增值重要方面。因此,個人財產持有越多,他可能獲得的財產收益就越多,而政府由此而提供的服務也就越多。因此,個人財產就此征稅收也正是符合用者自付原則。

    四是隨著人口增加和經濟發展,國人所擁有的財產會不斷增加,個人財產征收可以提供政府豐富和穩定的財政收入。稅基因人口增加與經濟發展不斷擴大,使得財產稅收入得以穩定發展,加上房地產的不動性,從而減少了逃稅的可能。所以,征收房地產稅根本就不要把土地出讓金混淆在一起,兩者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

    其次,征收房地產稅對誰有利,誰無利?這是禿頭上的蚤子明擺著。當然是對絕大多數人有利,對極少數持有過多住房的人沒有利。因為征收房地產稅的目的就是要通過這種稅收制度來縮小收入分配差距,讓持有更多住房財產的人多交稅,讓持有更少住房的人少交稅,甚至于不交房地產稅。并讓這征收的稅增加絕大多數人的服務。當然,更為重要的是征收房地產稅,會讓住房持有的成本上升,讓那些住房投機炒作不敢持有更多的住房。住房投機炒作少,住房回歸居民功能,那么房價也會回歸理性。在這種情況下,當然對絕大多數人有利。

    第三是有人說征收房地產稅不可能降房價。我不知道這個邏輯從何而來?開征房地產稅對房地產市場的作用并非是降不降房價的問題,而是出臺什么樣的房地產稅的問題以及房地產稅如何出臺的問題。如果房地產稅的出臺能夠通過公共決策的方式來進行,而不是僅由少數職能部門或少數所謂的學者來制定,那么這種房地產稅就能夠平衡整個房地產市場的利益關系,就能夠保護絕大多數人的利益,就能夠制定一種公平公正的房地產稅。如果是一種能夠保護絕大多數人的利益及公正公平的房地產稅,那么這種稅收制度不僅能夠促進整個社會收入分配的關系調整,也能夠遏制房地產市場投機炒作或少數人通過房地產獲得暴利,在這種情況下,房地產市場價格回歸理性也是自然。如果出臺的房地產稅不能夠平衡整個市場利益關系,僅是出自少數人之手,那么這種房地產稅所起到的作用自然有限。所以要保護絕大多數人的利益,房地產稅就得通過公共決策方式來制定,不是少數人來主導。現在的問題是是否能夠出臺一部公平公正的房地產稅,而不是出臺房地產稅所起到作用問題。盡管開征房地產稅的問題很多,但是上述幾個問題清楚了,就能夠柳暗花明!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 自古都是對富人多征稅、但現在中國有貪腐、貪官會變花樣把稅再轉嫁到窮人身上、好政策、沒好人落實、不怕亂就征唄、現在老百姓生活可下降了、但貪腐還在、還敢加稅、好皇帝是永不加稅的、讓富人拿錢、就中國現在可能嗎、
    2016/7/30 7:01:40
  • 稅一征、貪官會變花樣的貪、人民很恨貪腐了、經濟再不好、易生亂、中國周邊局世穩定再收、
    2016/7/29 11:07:13
  • 開徵房產稅是對炒房的否定,意味著政府不再鼓勵炒房了,也意味著經濟模式的轉換,目前看這還很遙遠。

    =============
    易憲容:

    開征房地產對誰最有利?對誰最無利?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也是最基本的常識。當然是對絕大多數中低收入民眾有利,對住房少的人有利;而對住房多的人無利,對絕大多數政府官員無利,對炒作住房者無利,對房地產開發商無利等。這就是房地產稅為何遲遲無法推出的關鍵?
    2016/7/29 6:19:29
  • 今天微信上傳來一篇令人反胃的文章,神秘人物(某房叔大爺)大噴房產稅。噴就噴好了,本來也在意料之中,言論自由嘛,房奴主們也有權說話不是?用右派的那句話,大概意思是,我反對你的觀點,但是捍衛你說話的權力。不過仔細讀了一下,那位房叔大爺還真無恥,赤裸裸地鼓吹鄭變,貌似誰降房價就殺他全家的意思。它不知廉恥的引用了歷史上秦檜謀殺岳飛的典故,還多次提到了“八一”,暗示軍隊力量。岳飛的典故:岳飛為什么必須死?因為岳飛要北伐迎回老皇帝,擋了秦檜和新皇帝的道,所以利益集團除掉了岳飛。你們都懂了嗎?這是房奴主集團赤裸裸的威脅,無恥!

    12樓提到的關于土地所有權的問題是現在房奴主集團的御用文人們反對房地產稅的主要論據,貌似有幾分道理,其實是胡攪蠻纏,混淆是非的說辭,大家不要上當。房地產稅是打擊房地產投機行為的懲罰性稅收,這個明白人都知道的,包括那些御用文人。房奴主們是無恥的寄生蟲,他們不敢光明正大地承認搶劫房奴,所以沒有辦法體面地反對中央平抑房價的政策,只能雞蛋里挑骨頭,企圖把輿論導向領到陰溝里去。

    關于土地所有權問題和房地產稅的關系,分析如下:

    1)中國土地所有權是建國時奠定的,可以說是國之根本。共產黨依靠底層人民的力量取得了政權,根據契約精神,上臺后的ZF承認土地歸人民所有,即,土地公有制,人民委托國家ZF分配土地使用權。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合理合法的奠基石。

    國際反華勢力和國內極右勢力鼓吹土地私有化多年,就是要敲掉國之根基,把人民共和國還原成解放前土地私有制的舊中國。一旦土地私有化了,共產黨也就喪失了合理合法的那份契約。右派進一步攻擊政權的合法性問題就是順理成章了。這是房奴主集團這樣反動的封建勢力夢寐以求的。他們就是原來的那個地主階級。

    2)改開之后,政府發展房地產業,把城市土地所有權變成了半公半私的屬性,既強調土地國有(保留共和國的根本契約),又搞什么70年使用權(70年內土地私有),還靠賣這個70年產權來斂財。修正嘛,就是不倫不類的意思。你懂的。其實左右兩派都對這種不倫不類的土地制度不滿。但是現在我們草根不是跟上層搞“和諧”嗎?就是改良啦,不要那么較真。只要中央平抑房價,解放房奴,我們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維持現有的這種不倫不類的土地制度。底層草根們,OK?

    3)房奴主們不干。他們不但反對平抑房價,而且還變本加厲,要進一步私有化土地,名正言順地當地主!!各位看懂了沒有。誰說沒有階級斗爭,這不就是赤裸裸的階級斗爭嗎?

    4)當前這種格局,如何讓房奴主們找不到屁眼放毒?
    很簡單,名不正,則言不順。給房地產稅起一個名副其實的好名字,避開土地產權問題,直接用它的功能來命名這個利國利民的好稅法:“反房地產囤積居奇稅”或者叫“反房地產投機倒把稅”。跟土地產權沒關系,中央大可以光明正大地說,我們推出這個稅就是為了調控房價,專門打擊囤房囤地的令廣大群眾深惡痛絕的行為。看房奴主們還有什么屁放!

    最后,關于輿論上有些觀點說房地產稅難操作,不好界定第一套房、第二套房,不好界定人均居住面積是否超標,不好界定是否房屋空置......有些人是真不懂怎么收稅,有些人則是故意要把水攪渾,想把簡單問題復雜化,以達到阻止立法的目的。你不知道怎么收稅,你就學學別人歐美國家,別人收了幾百年的房地產稅了,而且別人公務員數量比我天朝少得多,沒有人像菜市場的城管大叔收衛生費那樣收房地產稅!

    簡單的房地產稅(全稱:“反房地產囤積居奇稅”)操作辦法:
    1)全民以身份證為準,賦予每個公民每年60平米的返稅額度。每年1月份,中國公民可以向中央房地產稅收機構申請返稅,最多返還前一年繳納的全部房地產稅。

    一家三口,一共有180平米的返稅額度,只要這一家人擁有的房產面積低于180平米,他們前一年交的稅可以全部拿回來過年用,就相當于免稅。簡單吧?也不存在重復返稅的問題,一個人就一個身份證號,一個身份證號就最多返60平米的稅。

    2)全國所有商品房,一律按面積繳房地產稅,每平米的稅率由中央確定算法,讓房屋所在城市按律自行規定。簡單吧,誰管你什么一套房,二套房,N套房,誰管你空不空置,反正都按面積繳稅。一套房免稅,自住房免稅都體現在前面的返稅政策里了。收稅都是一樣的,這樣效率很高。讓賤人也沒辦法矯情。
    2016/7/28 18:21:57
  • 對貪官最有力、不義過早征、
    2016/7/27 8:05:26
  • 衣食住行屬人最基本需求,也是最基本人權。當下房產價格之高及大中城市房產價格猛漲已是很多國人一生要還的債務,房產已成中國超級賦稅。開征房地產稅不是治本之策,反而可能成為第二超級賦稅。連房價都不愿下調,卻用所謂這種稅收制度來縮小收入分配差距的胡說能讓人信服嗎?不要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哩。
    ——————
    那些聽信了牛刀謝國忠等不早買房的貪婪的2b無房戶們早已經失去了理智,跟他們說這些都是對牛彈琴!(當初在北京人家往你車窗里塞3850元一平米的售房廣告時你丫不買你丫賴誰啊)

    所以說:開征房地產稅對地方政府最有利,對老百姓最無利!
    2016/7/27 1:07:35
  • 樓主說“國家所有的概念是什么,就是全民所有”,其實是說錯了-------國家所有不是全民所有,國家與全民是一個概念么?當然不是。
    土地出讓金是什么玩意?其實質就是稅嘛,想想看全民所有的土地還要全民交出讓金不是稅那又是什么呢?因此土地出讓金就是不帶“稅”字的稅收,再開征房地產稅當然是重復交稅。
    “國家擁有土地情況下的住房為何可成為少數人賺錢工具?”----房產成為少數人賺錢工具的根源不在少數人那里而在分稅制政策上。推高房價真正推手是地方政府。地方政府把全民所有的土地掛牌競拍是導致房價高漲的主要動力,分稅制把地方優質財源搞沒了,地方政府只好同人民爭利。分稅制使得地方政府與地方人民關系緊張,也使得地方政府與中央政府離心離德,因此分稅制為分裂肢解中國埋下隱患。
    房產已是大多數國人最沉重的負擔,開征房地產稅對誰最有利,對誰最無利當下根本看不出來,因為得利最大最多的當權少數人本事極大,開征房地產稅說不定大多數國人會吃大虧。
    ————————————
    言之有理,中國的無房戶最最奇葩的邏輯:盼著收房產稅!
    早就鼓勵大家買房,滿大街的發小廣告,你們不買,你賴誰?現在漲價了,居然這些2b盼著已經收過一遍土地出讓金的房子再收房產稅,真是讓人無語!

    要收房產稅可以,那就別收土地出讓金;再發土地證吧:幾分之一的土地證挺好玩是吧?那幾十年以后樂子就更大了……
    2016/7/27 0:50:44
  • 美國已經在中國周邊四處點火了,中國的官老爺們還要坐在火藥桶上等什么好時機嗎?最好的時機是2008年美國次貸那會兒,被溫二給錯過了。現在歐洲正在出狀況了,這是次優的拆彈機會,就是現在!!等歐美都走出混沌,開始復蘇了,中國再無機會拆彈,那火藥桶必爆無疑。

    就現在的國內外形勢而言,中國當局有點像明末的崇禎皇帝,外部有滿清八旗的軍事壓力,內部也積累了階級矛盾的火藥桶。李自成們只是要減租減息,崇禎皇帝的內庫有金山銀山,卻不肯對家奴讓步,死也不減租,那老百姓也只好讓你死了。別拿“滿清入關”做為拒絕讓步的借口,嚇唬老百姓沒用。再說了,歷史證明,老百姓在康乾盛世過的日子比明朝朱家天下時要好。不管怎么說,那個愚蠢的崇禎就該死。

    就國際形勢而言,世界形勢類似戰國初期的楚懷王時期。中國就是當年的楚國,雖然三分先下,國內也有屈原這樣的良臣,不乏猛將,但是國力只夠自保。而美國就是當年的秦國。而歐洲就是三晉,同氣連枝,但內部分裂。俄國是齊國,原來曾有實力跟秦國PK,后來也只能自保了。中國的“楚懷王”很猶豫,到底是“合縱”呢,還是“連橫”呢?短期看,秦楚“連橫”有短期收益,夫妻關系嘛。楚國配合秦國搞G2,隔岸觀火,眼看著秦國揩“三晉”和“齊國”的油水,秦國吃肉,楚懷王撿點肉末吃。長期利益如何呢?

    其實,楚懷王應該不表態,既不合縱,也不連橫,維持三國鼎立的格局,這樣給楚國一個更長的時間窗口。秦強楚弱的格局既有歷史的原因,也有內部制度不合理的原因。對于楚國來說,內因是積貧積弱的主因。趁著現在秦國正在攻擊三晉,楚懷王應該采納屈原的改革之策,拆除國內的炸彈。秦國現在之所以陳兵中國南海,是“聲東擊西”之策。秦國當前的主攻目標在三晉,攪南海的渾水是為了掩護秦的三晉戰役。楚國不必派兵救援三晉,讓它們打,楚國這邊可以趁這個寶貴的短暫的時機拆除“房地產炸彈”!
    2016/7/26 21:36:38
  • 房產稅早晚得上,關鍵是時點的選擇。錯誤的時點開征會加劇經濟動蕩,也許會成為最后一根稻草……。正確的時點開征的話,成本低收益高。現在……這時候,不行,風險太大。
    2016/7/26 20:09:17
  • 衣食住行屬人最基本需求,也是最基本人權。當下房產價格之高及大中城市房產價格猛漲已是很多國人一生要還的債務,房產已成中國超級賦稅。開征房地產稅不是治本之策,反而可能成為第二超級賦稅。連房價都不愿下調,卻用所謂這種稅收制度來縮小收入分配差距的胡說能讓人信服嗎?不要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哩。
    2016/7/26 14:06:27
  • 感謝易博主長期站在廣大勞動者階層的角度呼吁“修生養息”的經濟政策。我們最底層的剛需和億萬房奴堅定地支持易博主的主張。當然,我們也理解房奴主階層的地主老財們以及他們的家奴、富農階層對你的人身攻擊。這就是赤裸裸的階級斗爭,屁股坐在哪一邊決定觀點的立場。草根網的主流意見應該是代表最廣大草根階層的經濟立場,而不是對立階級的立場。

    前兩天,樓部長在一個國際會議上提了“房地產稅”,雖然只是說說而已,但是至少有了那么一個姿態,有點“投石問路”的意思。我們剛需和房奴群體對此姿態表示鼓勵和關注(外交辭令),所說現在只是一句空話,但是態度應該表揚,總比那個死不悔改的崇禎皇帝強一點。崇禎面對洶涌的農民訴求死不讓步,結果硬把自己逼死。中國改開40年積累的階級矛盾猶如火藥桶,近期以房地產泡沫為主的形式存在著,是硬撐泡沫等待外敵引爆火藥桶,還是主動亡羊補牢,主動地拆除炸彈?樓部長朝著正確的道路上表達了姿態,不要學崇禎。

    既然樓部長代表中央說了句我們剛需和房奴愛聽的空話,我們也投桃報李,贈給樓部長幾條拆除火藥桶的經濟策略,以供參考(拋磚引玉,歡迎各位網友轉載,最好在此基礎上完善增補):

    1)我看到房奴主階層的網絡寫手已經開始了在主流媒體上的攻擊,不過是經濟恐嚇,說房地產稅會造成什么什么危機而已,老套路了。我在這里點一下房地產稅的主要意義:

    這個稅的主要作用是打擊囤地囤房的投機行為,通過增加持倉成本的辦法讓房地產壟斷市場回歸供需平衡的定價系統,而不是由壟斷多頭集團操控的定價系統。因為充分考慮了剛需自住房的免稅因素,所以對于普通老百姓而言不用交一分錢的房地產稅!!!只對于那些房叔房嬸們和捂盤的房地產商們來說是一筆懲罰性稅收。

    有些人說這個稅最后會被房東轉嫁給剛需和租客,呵呵,一廂情愿的想法。你加租加房價(轉嫁稅收就是變相漲房價),那要看剛需是否接盤。如果房地產稅設計合理,打擊效率足夠高,剛需不會傻到去接盤的。讓房東們為國交稅吧,稅率200%都行,咱老百姓很happy!

    2)房地產稅不能單獨推出,那樣副作用太大,就像中藥里不能只用一味藥,要多種藥搭配,抵消副作用一樣。房地產稅的出臺必然會降房價,那么會傷及房奴的心理問題。被逼高價接盤后,房奴實際上是被房奴主們搶劫了一輩子的工資,本來房價是個遮羞布的,現在把遮羞布扯了,房奴精神上有些受不了。他們聰明一點的會意識到被房奴主搶劫了,笨一點的會怪你捅破騙局的人,也就是你樓部長啦!我開一味藥,化被動為主動:

    推出房地產稅的同時,推出針對剛需自住房的“購房款返劵”政策!國家規定一個普通城市合理房價標準:城市居民月平均工資/平方米。在房地產稅推出之日之前購房的剛需家庭可以為其已經合法購買的自住房提出“購房款返劵”申請。網上有人鼓吹什么按揭房貸抵個稅,那個沒什么用。大多數中國剛需都不交什么個稅,大老板們從來不交個稅,所以基本上沒有什么返還,那個什么抵個稅的說法純粹是個騙人的幌子。我這里提出的“購房款返劵”是針對絕大多數房奴剛需的。只要你們家當年買的唯一自主房的購房價高于當前的合理房價標準,你就可以向中央財政部門申請“返劵”,把高出的部分逐月返還給你當消費劵用。這樣的話,不管買了房的人,還是沒有買房的剛需都堅決擁護黨中央平抑房價的政策。這個安撫政策可以一直持續到國家經濟形勢復蘇,所有人都覺得沒有繼續“返劵”的必要了為止。

    具體政策是,獲得“返劵”申請批準的剛需家庭每個月可以獲得“當年購房每平米價-當月所在城市居民平均工資”的差額相當的返款額度。返什么款呢?消費款:吃喝拉撒、小孩上學、老人看病、汽車保養、加油、旅游、美容、購車等只要是自己家日常用的,有正規增值稅發票就可以去把你那個返款額度給變成現金“報銷”回來。這樣房奴們心理上就站在中南海一邊了,國家把他們被騙走搶走的房款通過返消費款的辦法還給他了,所以后面房價漲跌都無所謂,反正是住一輩子。這個辦法還拉動了消費,對中國經濟的恢復起到直接的拉動作用。

    3)把賣不出去的三四線房子庫存金融打包,賣到地方債市場上去(禁止國有銀行和國有企業購買),然后把債市,股市拉起來,把不怕死的熱錢吸引進去接盤,然后....去庫存最后在人民喜大普奔的節日氣氛中勝利完成。

    先說這么幾條吧,如果高層體恤萬民,繼續朝著正確的道路上前進,我們草根們也會繼續出謀劃策的。和諧社會是我們都希望的,只要高層不與萬民為敵,我們草民也沒有幾個會放著好日子不過的。
    2016/7/26 12:20:29
  • 可以開征了,以中國商品房的分布數據來看,可能連牛刀和易憲容包括我這樣最頑固的持房地產高價格就是對老百姓變相征稅補助官僚富人的看法一群都被迫成為房奴隸了,在價格方面可以挖掘的估計潛力已經不多了.那么就從數量方面來吧.
    大數據在它們手中呢,反正政府是不會比老百姓笨的.
    呵呵,昨天草根網好像有個中美學者的對話的文章,那個美國學者就是中國已經沒有什么黨了.
    2016/7/26 12:00:55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1958年出生于江西上高。1982年入上海華東師范大學,分別在1986年、1989年獲得上海華東師范大學學士和碩士學位。1989-1994年在湖南師范大學工作。1994年入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財貿系學習,1997年獲得博士學位。1997年7月-1999年9月進入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博士后流動站工作。1998-2000年到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院跟隨張五常教授學習與工作三年。1999年7月曾到臺灣清華大學做訪問研究。從1998年起為國際新制度經濟學學會會員。目前為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金融發展室主任。聯系郵件:[email protected]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291422.buzz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新浪体育欧冠 秒速赛车投注平台官网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今天 12090期排列3开奖结果 宁夏十一选五彩票网站 为什么不能顶格申购 可以自己开通创业板吗 pc蛋蛋刷蛋注册码 十一选五走势图 查北京体彩11选5开奖号 浙江体彩飞鱼走势图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知乎 福彩快乐8玩法介绍 内蒙古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先选金多多联系 2009014期快乐双彩 内蒙古彩票十一选五